新闻热线:0731-84588782
网上投稿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上稿统计 | 专项活动统计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法治湖南网 > 投诉举报 > 内容阅读

控诉双清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陈海兵徇私枉法、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违纪、非法越权办案的

容融  发表于 2015-03-14 06:25:36  事发地区 邵阳->双清区
  
控告人:刘绍平;男;职业:下岗;文化程度:大专;身份证号码:430503196212270015,联系电话:18390735789;
被控告人:陈海兵;男;职务:2001年时任双清区公安分局城东乡派出所所长,现任双清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电话:18007398669。
控告依据:一、《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89)公(治)字30号]。
二、公安部在1992年4月25日发布《严禁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违法抓人的通知》。
三、《关于严禁越权干预经济纠纷的通知》[公(通)字(1995)13号]。
四、1998年5月14日发布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
五、相关党纪、政纪文件,不详细例出。
六、上访双清区政法委的要求,向双清区公安分局控告。
事实经过和证据:
2000年4月,经邵阳市生活服务公司汤总介绍,控告人和李超认识了邵阳市制桶厂的王厂长(汤总老婆的亲戚),王厂长希望控告人和李超能够帮忙清收湖南省资江农药厂欠的货款。6月26日,王厂长与李超签署了收账协议。协议规定:收款11.9万元,制桶厂只要5.95万元(总价款的50%),其余奖给协议人。当时资江农药厂全部停产三年了,不可能有钱还账的,只有通过三角账来收,可能有点希望。此后,李超为此协议三次去长沙、常德找关系(资江农药厂是省管企业),共花费1.2万元多元。10月,湖南省第一纸板厂(在2000年4月停产,租赁给邵阳市宝庆纸板厂经营;与制桶厂无任何债权债务关系)告诉控告人;在山东淄博收了一台全新双排座1.7吨货车,货车出厂价5.6万元,抵账要8万元,提车费用自负,须在12月31日前提车。否则此车抵给其他债权人。
鉴于中间有2.4万元的差价和提车的费用无人承担,控告人和李超将情况报告了王厂长,王厂长先是说:先将车提回来再说......后在11月初旭日升茶座喝茶时说:先将车提回来,其他的都好说,提车的费用因厂里欠职工集资还没有钱退,请控告人和李超垫付,并一再表示他是讲信用的。12月中,制桶厂与李超在资江农药厂办了8万元的帐务转移后,控告人和李超雇了司机,历时半个月,花费近1.7万元将车从山东淄博提回。
2001年春节过后,王厂长要求李超和控告人卖车,但是,由于卖车有亏损,而王厂长又反悔先前承担的提车费用和中间的2.4万元的差价,甚至提车费用均摊都不同意;李超和控告人认为,如按协议,制桶厂要车,须支付提车费用,卖车款各得50%;双方僵持不下。2001年2月,在旭日升茶座,王厂长、制桶厂邓书记、制桶厂的会计、城东乡唐副乡长、乡企管办的高主任、汤总、李超和控告人共有8 人商讨解决方案。其间,控告人提出来三个解决方案:
1、谁要车,提车费用由谁承担。(如制桶厂要车可以8万、10万抵账给他人也很正常。)
2、李超和控告人要车,先付1万元给制桶厂,余款继续由李超和控告人催讨。
3、终止双方协议,原有的三角债权债务不变,在3月底以前恢复原来的债权账务。车辆退交还湖南省第一纸板厂,李超和控告人为执行协议所花的2.9万元费用制桶厂概不承担。
王厂长、邓书记、制桶厂的会计、唐副乡长、高主任5 人离席商量,最后决定:采纳同意、选择控告人的第三种解决方案,他们的选择决定意味着李超和控告人所提回的车辆与制桶厂无任何关系,只要将原来的债权债务关系(即资江农药厂仍欠制桶厂11.9万元)恢复,收账协议终止。
当晚的情况,王厂长的亲戚汤总在场,事后也写了证明材料。
2001年3月中旬,涟源的卖煤炭的吴老板听控告人讲了这事后,非常兴奋,同意要车抵湖南省第一纸板厂欠的煤款,并约定3月底来邵阳办手续。
2001年3月29日下午,城东乡派出所所长陈海兵和另一个干警,由工行塔北支行信贷股长陈健生陪同找到控告人,在未出示任何证件和相关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口头宣布:制桶厂报案,经分局同意立案,以非法侵占公共财产罪拘传控告人。在城东乡派出所做了问话记录后,强行将封存在邵阳市水利水电厂的车辆扣押,并扣押了车辆的全部手续凭证。当晚,陈海兵带领办案人员接受了制桶厂王厂长的宴请,地点在张家冲的老禾丰大酒店3号包房,控告人当时就在老禾丰大酒店吃饭7号包房。
依照协议,如果制桶厂反悔先前承担的提车费用和中间的2.4万元的差价,李超和控告人仍然可以拿到2.5万元;如果制桶厂不反悔先前的承诺,李超和控告人可以拿到4万元。制桶厂王厂长等人自恃有政府和公安的关系,大逆不道,背信弃义,反而诬告诚实守信的李超和控告人。这是一起典型的不讲诚信的利用合同欺诈的违法行为,居然得到了维护公平正义的身为公安干警陈海兵的大力支持,是不可思议的。
同年5月,控告人三次到城东乡派出所找经办人员,派出所值班员说,他们不清楚此案,要找经办人员。当问找经办人员那去了?先是说人不在,后又说人员调走了。2002年5月,控告人到城东乡派出所询问此案情况,有一干警说,去问制桶厂。控告人当时就打通王厂长的电话,王厂长说:车是派出所扣的,你找派出所。
2014年4月29日,控告人找到此案的经办人陈海兵,要他对这个案件给个处理结果,他答复说:一是他是代表政府查扣车辆;二是所扣车辆已给了制桶厂。其言下之意,就这么了啦。控告人据法力争,他最后同意了解情况后再答复。
5月26日以后,控告人多次到陈海兵的单位、打电话要求他给个处理结果,陈海兵总是在开会、没有时间,或以正在找人了解情况为由来回避。7月24日,再次到市公安局纪检部门,答复是去找此案经办人陈海兵。这不是要我去与虎谋皮,陈海兵执法犯法与抢劫有什么两样?让一个下岗失业人员去找陈海兵解决公安局副局长执法犯法的问题,会有公正的结果吗?
2015年2月9日,按照市公安局纪检部门要求,控告人找到陈海兵。陈海兵理直气壮告之控告人:
1、“由于此案发生时间太长,是控告人没有上心到派出所催促处理。”
   (公安机关办案时间是由法律规定的,不是涉案人能催促可快可慢的。2001年3月立案到2005年11月控告人下岗,一直在上班,上班地方距城东乡派出所不到800米,难道陈海兵不可以通知控告人吗?)
2、“我们认为你们协议双方扯皮,但公安机关没有插手你们之间经济纠纷。制桶厂报案,公安机关必须处理。”
3、“对于该案件处理结果,我们只会告诉政府和信访部门,不会给你。”(在控告人强烈要求处理结果时,陈海兵答复)“就是那张《暂扣物品清单》”。
 陈海兵就是这样立党为公,执法为民的。从他答复中不难看出一个披着警察外衣的土匪强盗的嘴脸、助纣为虐欺压百姓的本质暴露无遗。陈海兵的执“法”行为与公开抢劫没有什么区别,制桶厂王厂长等人就是一股社会的黑恶势力,不花费一分钱,利用一张合同和与派出所所长陈海兵的关系收回了8万元,控告人被他们利用、自掏腰包3万元收账,收回了钱(包括控告人的钱)他们都拿走了,最后控告人成了非法侵占公共财产的犯罪嫌疑人。这是什么逻辑?陈海兵执行的是哪国的法律?哪个朝代的律例?
陈海兵的行为是打着公安局的旗号徇私枉法,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滥用职权,非法越权办案,侵吞控告人的财产,实为抢劫,是严重的违法乱纪和刑事犯罪行为。
    控告请求:
一、强烈要求公安机关依法公正处理此案
    公安部早在1989年3月15日发布了《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89)公(治)字30号],在1992年4月25日发布了《严禁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违法抓人的通知》,在1995年再次发布了《关于严禁越权干预经济纠纷的通知》[公(通)字(1995)13号],通知中明确规定:“工作中,必须划清经济犯罪和经济纠纷的界限,决不能把经济纠纷当作诈骗等经济犯罪来处理。严禁非法干预经济纠纷问题的处理。对经济纠纷问题,应由有关企事业及其行政主管部门、仲裁机关和人民法院依法处理,公安机关不要去干预。更不允许以查处诈骗等经济犯罪为名,以收审、扣押人质等非法手段去插手经济纠纷问题。否则,造成严重后果的,要依法追究有关当事人和主管负责人的法律责任。凡属债务、合同等经济纠纷,公安机关绝对不得介入。陈海兵把这些都当耳边风,对公安部的规定是置若罔闻,置党纪国法于不顾,恣意践踏控告人的权益,陈海兵究竟意欲何为?是在维护公平正义?打造诚信社会、惩戒不诚信的违法犯罪呢?还是在向社会宣示法制并不是社会大众唯一的信仰!
    陈海兵所谓的代表政府查扣车辆是在干预经济纠纷、践踏当事人的权利;意在偏袒背信弃义的制桶厂,扰乱正常的经济交易秩序,煽动仇视社会主义法制,违反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规定的行为与公开抢劫没有什么区别。
对陈海兵违反公安机关办案规定,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办案,不向控告人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扣押财产、违法处理所扣押的财物,非法接受案件当事人吃请。控告人强烈要求纪检部门依法公正处理此案!还控告人一个公正的结果!退还非法扣押财产并赔偿损失。
二、立案追赃查处追究陈海兵违法乱纪行为和涉嫌渎职犯罪,严惩黑恶势力“保护伞”。
陈海兵执法犯法行为,损害的不仅仅是社会正常的经济秩序、社会的公平、公安机关的形象,更损害了公民的合法权益,控告人强烈要求依法立案追赃查处追究陈海兵违法乱纪和涉嫌渎职犯罪行为!严惩黑恶势力“保护伞”,还社会秩序的稳定与和谐。
       
                          控告人:刘绍平
                             2015年3月5日
单位回复
 
友情链接:GT彩票平台  大无限彩票平台  大无限彩票开户  金誉彩票开户  M5彩票注册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